韩红被集中攻击举报

资讯 2020-06-21 08:06:26
都说树大招风,这不,韩红被人举报了。 韩红被集中攻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 在红会被网友唾弃,韩红说出那句:一包方便面都是可以公示的。网上对韩红的攻击就没停过。 为什么有人攻击韩红呢? 启人我也不知道,不过有人说了: 因为干得太多,要是不干,就没事了。 2 月 2 日,一个粉丝 163 万,名为师伟微博的大 V 在网上公开质疑韩红,认为韩红基金会在2018年公益支出占上年余额的 45.87% ,低于国家要求的 70% 。 言外之意:韩红的账有问题。 2 月 5 号,另一个大 V 司马3忌 更是在微博上连发十余篇扒皮韩红的稿子: 在 2 月 13 号这天,他更是以互联网举报的方式,在微博上直接 @ 北京市民政局。 相比上一位大 V ,司马3忌 的理由相当充分,启人给你们简单总结一下: 1、韩红基金会自 12 年起成立,并未公布年度工作报告,违反了《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》第六条。 2、韩红基金会在 19 年 8 月前,未取得公募资格,但在12年起长期“公募”。 3、韩红基金会从 2013 年起,对外投资总共 3 亿,但未公开相关信息。 4、韩红基金会设立了多个慈善项目,执行周期长达多年,但并未公开相关实施情况。 每句话都有法可依,但说来说去,这 4 条都指向了一点: 韩红的信息不透明。 并没有像韩红在电视中所说,连一包方便面都能公开。 那么,韩红是不是辜负了我们呢? 对此北京民政局对这 4 条质疑给出了官方回应,说人话就是: 1、韩红基金会已补交 12 年至 18 年的年度工作报告发布。 2、韩红基金会确实存在没有资格但公开募集的情况,不过善款全部用于救援。 3、韩红基金会 2018 年前购买了 43 笔理财,但全部是公开的。不过在2018 年 9 月后,发生的 25 笔投资并未及时按规定公布。 4、未发现其有未公开慈善项目。 也就是说,司马3忌的举报中,有两条是确实存在问题的。 但是,启人要说但是了。 韩红真的拿我们的善款去挥霍了吗? 在诬陷的边缘举报 什么是基金会 在解释这个问题前,要先来说说什么是基金会: 基金会也叫慈善基金会,是以公益事业为目的成立的,非营利性的法人(组织)。 基金会又分为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。 公募基金:面向公众筹款,要在民政部门登记,取得资格才行。 私募基金:私下进行筹款,筹款人是自己、朋友或特定集团。 在 2019 年 8 月,韩红取得公募资格之前,韩红基金会是私募基金会。 所以不具备公开募捐的资格。 这就是官方通报中,为何北京民政局在 2013 年叫停了韩红在鸟巢的募捐活动的理由。 但好就好在,韩红当时募捐虽然不合规,不过她公开透明,全捐出去了。 考虑到社会中起到的积极意义,这事功过相抵,也就这么算了。 支出低于 70% 至于师伟指出的的韩红支出低又是怎么回事呢? 不得不说,有些人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韩红基金会在 2019 年 8 月取得公募资格之前,是私募。 钱款全部来自自己和朋友(还有小部分违规公募),自然不需要达到国家要求 70%。 而且,这条规定并不是要求占上年余额的多少,而是上年收入的多少。 从北京民政局发来的数据可知: 韩红基金会截止2020年共计收入5.31亿元。 武汉这次疫情中收了3.29亿,做一下减法,可知之前一共收了2.02亿。 截止18年末账上余额为3944万,大体可得,韩红的捐赠比例大约为80%。 作为对比,国家对私募基金的要求,是 8% 。 换句话说,韩红已经很牛X了。 未按《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》公开 18 年前的报告 这个就更扯了。 《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》在 18 年 9 月才实施。 18 年前的不公开当然没有问题,更何况,韩红基金会是一个私募基金会。 韩红基金会对外投资 3 亿,未公开 启人去看了一下司马 3 忌的微博原文,并未发现这个 3 亿数额的来源和计算方式。 不得不说,韩红确实投资了,确实未及时公开。 但是,这个投资并不是说韩红用这笔钱买了东西,投资了公司。 通过北京民政局官方的回应可以得知: 韩红 18 年前的 43 笔投资,为购买理财产品,换句话说,就是别让钱躺在账上被通胀稀释。 至于 18 年后的 25 笔投资,北京民政局最后的解释是:总体运行比较规范,在疫情中做了大量工作。 充分证明了韩红基金会是干净的。 司马3忌 虽然很多网友对看到韩红被举报,出于气愤,口吐芬芳,各种问候司马3忌的家人。 但也不得不说,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人,社会正朝向透明的方向发展。 是的,最开始启人我确实是这么想的,直到...我看到司马3忌要求行政复议。 这时我才意识到,这不是一次普通的监督,只是打着监督的旗号泼脏水。 什么叫行政复议? 首先要保证你和韩红基金会存在法律上利害关系才行。 如果压根儿就跟你无关,又何来的行政复议呢? 最后把矛头直指有关部门,将有关部门和韩红绑在一起,激发大家的仇恨心理? 看似公正,实则东扯西扯,这跟行政复议又有什么关系呢? 有人说这是不是诬陷,是不是泼脏水,是不是可以告他? 答案是:不能。 韩红基金会是法人,不构成诽谤罪。 司马3忌完美的钻了法律的空子。 如果司马3忌真的这么刚,真的有实锤,正确的做法是什么? 当然是去法院起诉韩红基金会。 可一旦走到法院,问题就没这么简单了,很可能被反杀。 所以启人想说,这真的不再是单纯的监督了。 说起来,司马3忌自己不也众筹为名搞过筹款吗? 10 万元的款项自己不公开,为什么就合情合理呢? 做人不能太双标,对不对?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